军情观察室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解密档案

  • 高考钉子户:孩子都高考了!
  • 2015-06-10 08:49:44 字体大小:[]
    更多
  •  镜头1

    明年再考
    11024260_985570.jpg
    “语文一般,数学一般,理综一般,英语马马虎虎,反正肯定考不上”以及“明年再考,一定行”。昨天出了考场,梁实又是毫无新意地说出了这两句考后总结。
    镜头2
    又考得撇哇
    出了考场,梁实来到他这几年来每日复习功课去的沙湾路一家茶楼。刚考完的梁实一进门便被服务小妹儿们一拥而上,争着翻看他的准考证,一边问:“梁哥,咋样,考不考得起嘛?”“啥子,又考得撇哇?”……
    镜头3
    只剩翻白眼
    早些年梁实参加高考,妻子是不反对的,甚至还挺欣慰,“毕竟不出去打牌不喝酒,读书不是坏事呀”。可“梁三百”的帽子扣上之后,妻子对他的高考,就只剩下翻白眼了。
    昨天傍晚5点,成都市财贸职业高中考点门前,少男少女们完成了最终的战役,走进了簇拥的家长人群。一位40多岁面相的中年男人混在他们的队伍中走出来,有些显眼。
    这已是梁实的第十九次赶考。与往年不一样,除了路人,没有媒体将他团团围住,也没有接不完的采访电话。
    “媒体都烦我了,我自己也烦了”,但他依然愿意对记者坦诚提起2015年的这场考试的再度失利。
    今年可能还是“梁三百”
    “语文一般,数学一般,理综一般,英语马马虎虎,反正肯定考不上”以及“明年再考,一定行”。当所有媒体都习惯了每年得到梁实同样的回答,对梁实的兴趣终于在今年降至冰点。
    昨天出了考场,梁实又是毫无新意的说出了这两句考后总结。看到记者笑,他也跟着大笑起来:“哈哈哈,我知道你不信,我明年能考600分,你肯定不信”。
    或许正是这样的性格,让他这两年在被营造出“考着玩”、“打酱油”,或者“炒作”的形象。毕竟,他每年都这样说,却几乎每年都只考300多分,离他希望考上四川大学的分数,还差了两百多分,连三本的学校,也还有一大截的距离,“梁三百”的外号由此得来。当初“执着追梦”的高考钉子户,逐渐沦为了“调戏高考制度”的笑谈。
    回到复习地点———茶馆
    “梁哥,咋样,考不考得起嘛?”
    梁实没有如外界调侃那样“凑热闹”,他一年365天,至少有270天在读高三的课程,虽然复习的地点是在茶馆。
    出了考场,梁实来到他这几年来每日复习功课去的沙湾路一家茶楼。刚考完的梁实一进门便被服务小妹儿们一拥而上,争着翻看他的准考证,一边问:“梁哥,咋样,考不考得起嘛?”“啥子,又考得撇哇?”……
    不需要点单,小妹按照他的老习惯上了一杯铁观音茶。
    “明年肯定考起”,他信誓旦旦。虽然他年年都这么说,“但退一万步说再没成功,那投降”。
    辅导老师:他踮起脚还是够得到
    朱玲(化名)是梁实的作文辅导老师兼好友,一家高考培训机构的高中语文教师,也是梁实身边唯一支持他圆梦的人。她说,梁实实力真的不差,170分的题能做160分,不过必须不限时。“他不是没有实力,只是习惯不好,静不下来”,朱玲是少有的不认为梁实高考天方夜谭的人,“那就是一只在树梢的苹果,他踮起脚,是够得到的”。
    有的媒体说他被舆论绑架,骑虎难下,必须要参加每年的高考。“咋可能?”梁实向记者反驳,“网上这些个写我的,我看都不咋看,也从没当回事过”。他比划着反复给记者强调,只有考上大学,才是自己奋斗的理由。
    梁实做点小生意,也有媒体说他借年年高考的名声炒作,做建材小生意的梁实一脸苦笑:“我生意一年比一年难做了呢。我们这点小买卖,客户固定,没法炒作”。
    “再不成功就把一切结束了”
    昨天,考完试的梁实猜测着回到家里老婆对他的态度。“可能是问一句又考撇了吧?”去年此日,考撇了的梁实回到家中,汇报了战况后,妻子还没等梁实换完鞋,就关了电视进了房间,把门“咣当”一声关了。
    “我要是考好了,她肯定就会高兴了”。
    其实去年,梁实考了427分,已经甩掉了梁三百的帽子。
    其实,早些年梁实参加高考,妻子是不反对的,甚至还挺欣慰,“毕竟不出去打牌不喝酒,读书不是坏事呀”。可“梁三百”的帽子扣上之后,妻子对他的高考,就只剩下翻白眼了。
    妻子觉得他高考没什么不好,但是连考十多年都是300分,这说明他自己并没用心,白考,糊弄,有些丢人。
    其实,妻子也曾经说过多次,靠他自己在茶馆里看书,“考得上才怪”。妻子觉得他应该少些自负,踏踏实实找个好学校,让老师带着学一年。
    这也是梁实今年的打算。“找个学校学一年,我一定能考600分”,语气依然自负,但他已决定换一种方式。况且,“再不成功,我就把一切都结束了”。
    儿子:要真考上川大,我服他
    一直反对他以高考钉子户身份出现在媒体上的儿子,有四年没怎么跟他交流了,昨天考试之后,他没有收到任何来自儿子的问候,梁实并没多大失落。
    与儿子的心结尤其让他介怀。2010年,梁实第一次接受采访,出现在公众视野,立刻火遍全国,但却惹怒了儿子。第二年,梁实与高三的梁冬一同参加高考,儿子读了大学,父亲考到今日。
    这次高考的前一天,6月6日,身在国外的梁冬接受了成都商报记者的采访,这是他第一次对话媒体。四年不交流,梁冬显然不再是那么梁实眼中的叛逆孩子。他对梁实的“愚公”行为,也释然了不少。他告诉记者,几年前,自己特别反感父亲连年参加高考,“那时,觉得都结婚生子了的人,就应该放下梦想,以家庭为重”。他说,自己现在已经慢慢习惯了,知道阻止也没用,就不再反对。“再说,高考是他的个人追求,我不再表态。”
    梁冬告诉记者,他现在尊重父亲的选择,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梦想。“父亲如果能考上川大,我是真的佩服他。”

感受如何?

新闻观察 | 中国军情 | 国际军情 | 军事图片 | 军事历史|军事博客 | 武器纵横 | 解密档案 | 军事游戏 | 军事视频
信产部备案信息 京ICP备10216516号
Copyright © 军情观察室 不良信息处理:3230289167(广告勿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