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情观察室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军事历史

  • 中越之战中为了女人走进越军俘虏营的败类
  • 2011-09-28 12:43:35 网络 字体大小:[]
    更多
  •   他是自己走进越军俘虏营的,确切地说叫逃跑。兵们都叫他败类。 都怪那该死的广播,那架在阵地前的黑糊糊的玩意儿。 他是一名新战士,名叫孙强。他和家乡的亲人刚刚告别一周,就去越南做了俘虏。人啊,有时真难预测。 这里还得从他当兵说起。孙强的家乡在大巴

      他是自己走进越军俘虏营的,确切地说叫逃跑。兵们都叫他败类。 都怪那该死的广播,那架在阵地前的黑糊糊的玩意儿。

      他是一名新战士,名叫孙强。他和家乡的亲人刚刚告别一周,就去越南做了俘虏。人啊,有时真难预测。

      这里还得从他当兵说起。孙强的家乡在大巴山区。在那里,老一辈革命家打天下时曾留下了许许多多的故事。听着那些故事,孙强度过了他的童年、少年乃至青年。

      他从小敬慕英雄,虽然他不懂英雄这两个字的含义,可他知道会几手功夫,就能当英雄。然而,他偏偏生得弱小单薄,在学校里,他从来就不敢和同龄的孩子比比“武艺”。一次,他从一个高年级同学那里借来一本书,正津津有味地读着,突然同班一个大个子学生从他手里抢了过去。他找他要,不给;他去拉他,反被他打了一拳;他去追,直追到操场。那学生凭着自己压倒优势的力气,猛推一掌。当即,孙强倒到了一块石头上,脑袋被砸了一条口子,鲜血直淌,直到老师赶到现场,才免遭一场凶祸。

      从那以后,孙强幼小的心灵中萌发了这样一个念头:我长大后一定要当解放军。当了解放军就吃得好,长得胖,有力气。这样,就不会再有人欺负自己了。

      家庭的贫困使他过早离开了学校。头几年,他身子骨中的“元气”还没长足,父母只叫他做些力所能及的农活,渐渐,他步入了青年的行列。他不甘心在这山区待一辈子,他要去闯闯外边的世界。约着几个老乡,他卷着铺盖下了广州。

      或许是外面的社会残渣过早的污染了这个山里的孩子,使他那纯朴善良的心变得奸狡,变得市侩。变得连他的父母都被他欺骗。

      一天夜里,他从广州回到了家里,父母见久别的儿子回家,都高兴得合不拢嘴。儿子出趟远门,的确出息多了。不仅装束变了,而派头也大不一样了。大一包小一包鼓鼓囊囊,象个探亲的侨胞。

      趁着父母的兴致,孙强在他们面前大吹特吹起来。他吹城市的“新潮流”,吹城市人的生活。父母就象听书一样神神地望着儿子,望着这位跑过“大地方”的有出息的儿子。

      然而,好景不长,四个声称是广州某公司老板的人住进了孙强家里,他们说他赖了他们的帐,说孙强偷了他们的设备,还说他摸了工头的钱。没有办法,孙强只好把他所有的“老本”都赔上了,连同他身上穿的那条牛仔裤。广东人还说不够,只闹得他们当着孙强父母的面,把他揍得鼻青脸肿才罢休。

      好在他们没去报告公安局。打那以后,孙强就再也不在家住了,他觉得对不起父母,太让他们丢脸了。缠着一帮哥们,他开始做起了生意:把大巴山的土特产运出山外,把山外的“流行色”带进山里。

      恰在这时,部队到村里征兵,孙强的父母心想,不如让儿子去部队接受锻炼,老在外边跑,总有一天会坏事的。俩老人去找村干部和接兵军官。村干部先不肯,原因是孙强出了些问题,政治思想上不可靠。孙强的父母再次上门说情,村长终于放行了。村长知道,他父母过去在战争年代曾为部队立过汗马功劳。在这个村里,他俩还是屈指可数的“支前模范”呢。虽说儿子有些不争气,可也没出什么大的毛病,让他到解放军那座“大熔炉”里锻炼锻炼或许能成一块好钢?

      孙强知道这一消息后,立即跑回了家。当兵是他从小的宏愿。接兵干部见村干部没有阻拦,又见孙强这小伙子长得很结实,也就同意了。就这样,他穿上了国防绿,来到了云南边防某部。

      军营、前线、战火,对于一位新入伍的士兵来说,是那么的陌生。来到前沿,孙强对一切一切都感到新鲜,同时感到无所适从。按说,新兵到部队后。应先集中一段时间对他们进行初期教育和训练,让他们逐步适应部队生活之后再分到连队。可是,在忙于打仗的特殊时刻,孙强所在的部队没有精力顾及这些。一到部队,孙强就被分到了哨所。

感受如何?

新闻观察 | 中国军情 | 国际军情 | 军事图片 | 军事历史|军事博客 | 武器纵横 | 解密档案 | 军事游戏 | 军事视频
信产部备案信息 京ICP备10216516号
Copyright © 军情观察室 E-mail:27997933@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