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情观察室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军事历史

  • 抗日英雄赵一曼被日军强暴,受刑过程残忍至极(第2页)
  • 2011-11-16 17:30:22 网络 字体大小:[]
    更多
  •   …… 赵一曼终于昏了过去。靠着顽强的意志,赵一曼最终还是没屈服,没有供出抗联的机密。

      酷刑之下,赵一曼伤口溃烂,生命垂危。由于日本特务机关认为她在共产党和抗日队伍里占有“重要地位”, “赵一曼女士是中国共产党珠河县委会委员,在党的工作上有与赵尚志同等的权力。她是北满共产党的重要干部,通过对此人的严厉审讯,有可能澄清中共与苏联的关系。”怕她死去得不到重要口供。为让她招供,从她那里获取重要情报,便转送市立医院,由伪警方监视治疗。

      当时刚从哈尔滨医学专科学校毕业的刘锡强被分到市立医院的外科一病区做实习生,那时才二十出头。回忆当时情景说:“赵一曼的伤势挺重,身上有几处枪伤,其中腿和手腕上的伤最重,隐约可见白骨。”另外被日本人严刑拷打时“用烙铁烙的伤,血肉模糊,伤口很深。她的一双手腕和脚髁因受了电刑而各留有一块烧焦的凹瘢。”

      在市立医院,当时还不到17岁当见习护士韩勇义第一次见到赵一曼。几年后她回忆说:“赵一曼湿发完全遮住了脸,我无法看清她的脸, 我用双手颤抖着拢开躺在担架上还在昏迷中的赵一曼的乱发,一张苍白的,毫无血色的脸完全暴露出来,口中直流白沫。眼球突凸,两眼翻白,嘴角淌着血,鼻孔中气若游丝。”……醒来后,她睁开眼睛见到我 “慢慢地抬起头, 大口大口地喘气。”我当时觉得“她是想动一动,想缓解些痛苦”。第一次与赵一曼见面的情景强烈地刺激了韩勇义,使她头一次看清了日本人的凶暴。她最终走上了革命道路。(在帮助赵一曼逃跑未遂后,韩勇义被敌人折磨得死去活来,但她始终没有屈服。从敌伪档案的报告材料中可以看出韩勇义的坚定信念,报告说:“目前在哈尔滨警察厅拘审中的韩护士,她仅是在很短的期间受了赵一曼女士的宣传,她已具有根深蒂固的抗日思想。她壮烈地说‘因为自己住在满洲国,走着满洲国的街道,坐着满洲国的马车。使用满洲国币,吃满洲国的生产,这都是由于自己住在满洲国,迫不得已的事情、自己所流的热血,是中华民族的热血,期望着将来的抗日战线得到扩大,把日本人从东北赶出去’……”)

      在医院里,赵一曼仍不忘争取和团结进步人士,宣传革命思想,很多爱国人士都被她顽强的意志和抗日信念所感染。她在《滨江述怀》里表白了自己的决心:“誓志为人不为家,跨江渡海走天涯。男儿若是全都好,女子缘何分外差?未惜头颅新故国,甘将热血沃中华。白山黑水除敌寇,笑看旌旗红似花。” 深深地感动了周围的中国人。

      和赵一曼一接触一段时间后,韩勇义把赵一曼看做是一位可信赖的大姐,向她讲述了自己伯父,父亲被日本人逼死等情况,她还向赵一曼提出了入党要求。赵一曼向她讲了许多日本侵略罪行;讲了人民群众驱除日军,推翻满洲国的强烈愿望。极大地激发了韩勇义的爱国热情,坚定了她的反满抗日决心。后来,韩勇义和看守董宪勋,从羡慕女英雄转而同情革命。他们决心帮助赵一曼逃离虎口,在一番精心准备后,三人于1936年6月28日逃出了哈尔滨。

      28日午后,韩勇义交给董宪勋一部分钱雇车、雇轿。当晚9时,他俩把赵一曼背出医院后门,坐上雇来的小汽车,开到郊区文庙附近。赵一曼又坐上了已经等在那里的小轿子,由5名轿夫抬着,在大风雨中向东奔去。途中冒着被洪水冲走的危险,过了阿什河,于第二天早晨来到阿城县境内金家窝棚董宪勋的叔叔董无策家里。由董无策帮助,当夜他们又坐上该村爱国群众魏玉恒的马车,奔往游击区,寻找地方组织。

      6月29日晨,日本宪兵发现赵一曼不见了,伪哈尔滨警察厅立即撒开人马四处搜查。折腾了一天,找到了载过赵一曼的白俄司机,接着又查到小轿铺子的轿夫,知道了赵一曼的去向,于是连夜追捕。

      6月30日晨,赵一曼她们走到离游击区只有20多里地的李家屯附近,不幸被日本宪兵追上,赵一曼再次落入敌人魔掌。

      不久,哈尔滨警察厅特务科把赵一曼从警察厅引渡到省公署警务厅,关进一间不到一米高,约四平方米的地下室里。不多日,日本宪兵又实施了最惨酷的第二次电刑。

      为了详细了解赵一曼被电刑折磨的具体情况,在收集整理敌伪滨江省公署警务厅档案《滨江省警务厅关于赵一曼女士的情况报告》、《珠河县公署档案》等官方记载的有关档案资料时,跟踪查阅到两份有关赵一曼遭受电刑情况的珍贵历史资料。这两份资料从各自不同的立场和角度,比较真实详细地记述了当时赵一曼在刑讯室里是怎样以钢铁般的意志,用自己的血肉之躯一次次顽强挺住了日寇下流无耻,惨无人道的电刑折磨的情景。

      这两份文档资料,字里行间着浸透血迹,催人泪下。为了更全面地了解英雄受刑时惨不忍睹的状况,彻底揭露日寇对赵一曼使用灭绝人性电刑时凶残、冷酷的事实真相。在对这两份原始档案资料稍作处理 (主要是文字方面的加工) 后,借此刊载。相信每个读者心灵上定会产生震憾!

      第一份资料:滨江省公署警务厅特高股警副森口作沼的叙述

      据“满洲国”滨江省公署警务厅外事股长大野泰治(抗战胜利后,大野泰治作为战犯被中国政府关押。1956年6月10日至20日,我国最高人民法院特别军事法庭在太原审判日本战犯,特别军事法庭经过9天的审讯、评议,根据被告大野泰治所犯罪行和悔罪表现,宣布判处大野泰治13年徒刑。)在狱中撰写了一份材料,详细交代了赵一曼被日军审讯和杀害的经过。(已发表的其回忆材料删除了大部分细节描述,并作了文学加工处理。)其中谈到了有关赵一曼被电刑折磨的具体情况,“我因病回日本休假。从日本返阿城任所时,路过哈尔滨,住在特高股长、警佐大黑照一的家里。问起赵一曼女士。大黑的同乡、当时正在大黑部下当警副的森口作沼详细对我说了赵一曼女士第二次被电刑的情况:”

      赵一曼女士再次被捕后,经过几场审讯仍毫无结果。7月25日,滨江省公署警务厅林宽重长官召集我们几个人商量如何处置赵一曼女士。警务厅特务科长山浦君认为“这女人是个坚定的女共党,她要是那么容易就屈服,在共党中也不会有这么高的身份。从这里我觉得,我们那样的审问方式对她是无效的。不如枪毙算了。” 警务厅特务科特高股长登乐松君也说:“这样顽固的女人,要想用审讯摧垮她的意志,得到口供,办不到,而且伤那样重,还是杀了为妙。”

      林宽重长官认定赵女士是东北抗日联军的一个重要人物,还认为“是个在中共里占有重要地位的人,应进行更加彻底的审讯。”大黑君也说:“虽然前几次审讯赵女士一直都一声不吭,但第一次电刑她还是连声喊叫,看来电刑还是比其它刑法有效果,应该再用电刑试一试。不行了再枪毙也不迟。”

      山浦君还是坚持说:“经过几场审讯,赵女士的身体已极端虚弱,对这样顽固不化的死硬分子,不加大刑罚不会有结果。可是,一加大用刑力度,赵女士就会容易昏迷甚至有生命危险,也没效果。”

      大黑君反驳说:“可以使用刚从本土运来的新式电刑器具。我研究过这种电刑的用法,它的好处就是能随便调控电压的高底,还可以通过变换电流强度、频率和出入口等控制用刑力度,不让受刑人昏迷,使受刑人长时间处于半昏迷半麻木状态,神经系统陷于混乱,可能吐露真情。特别是对像赵女士这样的顽固分子,只有让她长时间处于难以名状、无法预料的痛苦之中,才有可能到把她熬刑的意志和毅力慢慢耗尽,最终逼她屈服。”

感受如何?

新闻观察 | 中国军情 | 国际军情 | 军事图片 | 军事历史|军事博客 | 武器纵横 | 解密档案 | 军事游戏 | 军事视频
信产部备案信息 京ICP备10216516号
Copyright © 军情观察室 E-mail:27997933@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