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情观察室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军事历史

  • 抗日英雄赵一曼被日军强暴,受刑过程残忍至极(第4页)
  • 2011-11-16 17:30:22 网络 字体大小:[]
    更多
  •   看到赵女士不吭声,林宽重长官命令加大用刑力度。

      随着一股股毫无规律地电流涌进赵女士身体的敏感部位。她全身肌束震颤的频率越来越大。伸在半空的双手,不时地紧紧的攥成拳头,然后又松开,没有指甲的十指颤栗着向前伸挺,慢慢撑裂了刚愈合不久的瘢痂,血珠从一根根光秃秃的手指头的裂纹中细细地沁透出来。刚才低沉的呻吟声变成了小声 “哼,哼……,呃……嗯……”的声音,不断从喉咙里发出,越来越急促,越来越大。但她还是没有叫喊出来。

      ……突然,赵女士猛的挺起了胸脯,张开嘴巴,发抖的双唇一开一合地挣扎了近十几秒钟才终于极不情愿的从压抑地喉咙里喊了 “啊呀!啊……呃…啊!”撕心裂肺的悲哀叫声来。现在回想起来,那种惨叫声音完全不象是从赵女士的嘴里能发出来的。

      难以接受的痛楚肯定远远地超出了她的想象,虽然赵女士确实已经做好了准备。

      几分钟后,强烈的痉挛使赵女士浑身的抖动愈来愈剧烈,节奏也越来越快。“啊……啊” 赵女士一阵接一阵哀鸣的尖叫声陡起,越拉越长,也越发凄惨,令人不寒而栗。

      为了不使赵女士过快地昏死过去,摆脱痛苦。林宽重长官示意大黑君要经常改变用刑力度。让赵女士保持清醒的状态,接受最大限度的痛苦。

      不断变化的电刑力度,使赵女士一直处于猝不及防的精神状态下。她挺刑的心理压力骤然加大,加重了受刑部位的痛楚感,造成赵女士难以名状的痛苦一次比一次难以承受,完全无所适从:

      她时而平静、时而发抖;一会儿胸脯向前猛挺,一会儿下身腹部往后收缩;嘴巴又张又合,嘴唇颤栗一次比一次久;身体肌肉痉挛的节奏忽快忽慢,身子的抽搐也时断时续,持续时间一次比一次长;令人心悸的惨叫声忽起忽落,越来越惨烈,……可怕的痛苦形状变化无常。

      突然,赵女士无力地摇晃着散乱的,被汗水湿透了的短发,昏昏沉沉地吐出一串模糊的喊叫声: “啊啊……不!不……”。

      听到这盼望已久喊叫,我们大家都感到兴奋。从生理上讲,这长时间难以忍受的剧痛是常人无法忍受的。赵女士再坚强,再有信仰,毕竟也是有血有肉的人呀!我也觉得赵女士的忍耐力已达到了极限,熬不过帝国新式电刑的逼供。

      “你还不说?你以为你还能抗的过去?现在知道大日本帝国新式电刑的厉害吧!快说!”林宽重长官高兴地对赵女士逼问道:

      ……当赵女士用力把一口带血的唾沫吐到了林长官的脸上时。大家马上就失望了,赵女士失声叫喊着的“不……”只不过是 “不知道!”的意思而已。

      只得继续用刑。……。每当赵女士痛苦即将达到极限,肌肉发硬,全身抬起,快要昏过去的时候。大黑君就按昨晚制定的方案,就及时调弱电刑力度。并慢慢断开电流,待赵女士全身松弛,鼓起的肌肉陷下,清醒一会儿后,再接通电源。

      就这样一次次地变换,一次次地断开,再一次次接通。……。让赵女士受到的痛苦和折磨停不下来。处于欲死不能,求生不得状况,一直到了精疲力竭,频于崩溃的程度。

      林宽重长官还经常命令暂停电刑,叫救护人员用酒精擦干了赵女士湿淋淋的肉体,多次给她注射了大剂量的强心针和樟脑酊,强迫喂灌许多掺有咖啡因的盐水和含有高纯度甲基苯丙胺的葡萄糖液,待赵女士恢复体力,头脑清醒,精神亢奋后,再继续用刑。

      ……

      也不清楚从什么时候起,赵女士的身体完全失禁了。沥沥拉拉的屎尿、稠厚黄白色浊液与稀涔涔的猩红色血水混在一起,伴着一些组织的碎块,时急时缓地从下身不断流出,到处都是。阵阵秽臭气味扑鼻而来,十分难闻,令人发呕。

      伴随着失禁,赵女士也开始呕吐了。先把胃里的食物一口一口的吐出来。吐完后,又吐出酸溜溜的胃液。最后,胃液也吐干净了,竟硬生生地把黄绿黄绿的胆汁也一点一点呕出来。

      最后,赵女士受刑处的皮肤也变色了,胸脯的皮肤从乳头开始慢慢焦黄,流出的血水和分泌出的浊白色液汁也被烤干,直至把整个乳晕焦成两个铜钱般大的黑瘢。耻骨前区的部分体毛也渐渐地被烤焦,电流斑逐渐变色,先由黄色变成灰褐色,再变成暗紫色。一股微微的烧焦皮肉的糊味也慢慢地从赵女士的身上散发了出来。

      时间一小时一小时地过去了,看到赵女士还没有要屈服的样子。我们都沉默不语,谁心里都明白:今天赵女士是下了死决心,要豁出命来硬挺到底了。用这种电刑慢慢地跟这个女人耗,根本摧垮不了她的意志,是无法逼她屈服的。

      我们只能是硬着头皮继续用刑。

      拷问断断续续持续了7个多小时。电刑造成了连续不断的剧痛,已超过了任何人能够耐受的极限。在不知所措的痛苦呻吟和嘶哑的惨叫声中,赵女士的头无力地垂了下来,全身象被抽掉筋一样软软地挂在刑架上。她被折磨得昏死了过去,最终停止了挣扎,只剩下大腿、小腿、腹部、肌肉本能地抽搐,淋漓不绝,人体排泄物的腥臭味混和着皮肉的烧焦味充满了刑讯室。

      我们都感到赵女士的生命已岌岌可危。但赵女士始终丝毫没有屈服的意思。

      我上前把赵女士从刑架上卸下来时,她混身上下湿淋淋淌着汗水,口中直流白沫,舌头外吐,眼球突凸,两眼变红,瞳孔微微放大,下嘴唇也被她自己的牙齿咬得烂糊糊的……。赵女士原是个外貌美丽的极富书卷气的消瘦女子,现在整个眉眼口鼻全都可怕地改变了形状,根本不象是一张人的脸了,那幅模样实在是惨不忍睹。

      林宽重长官很失望,用手巾频频擦着汗水,长吁了一口气:“这个**女人竟这么顽固,连帝国最新式的电刑也摧垮不了她的意志!怎么可能?该不会是电刑设备有问题吧?”

      山浦君说:“电刑效果是不错的,只是想不到赵女士这么顽强!骨头真他**硬!好像连命都不要啦?”

      我们也都失望了。我们都很难理解:是什么力量支撑着赵女士这样一个年轻女共产党有如此钢铁般的毅力,竟然能长时间熬住帝国最新式的电刑。我们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更厉害的刑法了。

      最后,林宽重长官无可奈何地说:“没想到这个**的女共产党这么死硬,帝国的新式电刑还是摧不垮她的意志。我看毙掉算了!”

感受如何?

新闻观察 | 中国军情 | 国际军情 | 军事图片 | 军事历史|军事博客 | 武器纵横 | 解密档案 | 军事游戏 | 军事视频
信产部备案信息 京ICP备10216516号
Copyright © 军情观察室 E-mail:27997933@qq.com